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内容 > 教育资讯

杨斌: 大中小学都要重视“大学之道”

2020-09-28来源:中国教育在线

日前,《教育部等八部门关于加快和扩大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的意见》正式印发,对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作了重点部署,为国际教育指明发展方向。如何扎根中国大地,培养国际化人才,是我国中小学校长应深入思考的问题。9月26日,清华附中与中国教育在线联合主办的“中西融合,迎接未来——新时代校长领导力高峰论坛”在清澜山学校举行,专家学者、中小学校长汇聚一堂,共话基础教育阶段的国际化人才培养。

会上,清华大学副校长杨斌发表致辞,分享两点思考,一是大中小学都要重视大学之道,二是跳出唯商怪圈才能在明明德。

ldquo;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每当提起或引用这句话时,我们都很清楚,《大学》起首的“大学”,不是指的现代大学、高等院校,而是相对于“教之以洒扫应对进退之节,礼乐射御书数之文”的“小学”而言,“教之以穷理、正心、修己、治人之道”的“大人”之学,君子之道。此“大人”,也非成年人之意。学分出“大”与“小”,则是在强调器识与文艺之别。

大学之大学问,非艰深高难仄,实君子之道也。梅贻琦、潘光旦先生说过:“乍一看来,今天的大学教育,似乎与‘明明德’、‘新民’的意思不大有关系,但如果仔细考察,就可以知道今天大学教育的种种措施,始终未能超越这两条原则的范围,问题在于‘体认尚有未尽,实践尚有不力’——认识还不足,做得还不够——罢了。”善哉,子之言极是。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大学之道并不是今天高等院校要琢磨和落实的道理,对于小学和中学教育来说,同样有大学之道需要加以落实。  开发人力、培育人才是从经济结果的角度来衡量教育产出,而对于受教育者完善人格所谓“成人”之成果,却因其度量不易而少了关注。同时,教育对一个国家和地区而言,还承载着凝聚人心所谓“成群”之责。较之于人们熟悉的人口红利与人才红利这两个概念,人文红利这个新概念,更能让我们看得清教育不仅是学校教育,还包括广义的公民教育、社会建设极其重要的人文价值——受教育者个体的人格完善与群体之人心凝聚,都是造福人民之根本贡献;人格完善与人心凝聚,都更得靠明德、亲民与止于至善的大学问。所以说,不管我们是身为大学还是中小学的教育者,都要理解古人所说的大学之道,这都是我们应该做好的日常功课。

跳出唯商怪圈才能在明明德。美国教育学家和心理学家加德纳教授提出了多元智能,其中,数理逻辑智能以及语言智能在今天我们的大中小学教育当中都非常突出,此外还有音乐智能、空间智能、身体运动智能、人际交往智能、自我认识智能、认识自然的智能等,从而丰富了我们理解智力或者聪明的内涵和范围。

但对于其他的一些智能来说,我们较少衡量也较难衡量,因此不知不觉地就在主流教育当中被弱化被轻视,而且这种弱化和轻视,还会在一代一代人当中延续和传递。我们都知道,德智体美劳要全面发展,如果其中的“智”得到了有效衡量,容易带来一种现状,就是在教育者和学习者这两个方面都会出现“为智力而轻其他“的这种行为取向,之所以会带来这种行为取向,就是因为“智”在中间,以“商  ”这样一种方式能够被比较准确地衡量,我把这种现象,叫做唯商怪圈。

这会对教育产生什么全局性的影响呢?这不是小事,它会严重地影响到对于教育完整成效的一个达成,即便是智力,你也会发现智商对于智力的衡量是不完整的,而德智体美劳中的“智”,也不仅仅是学习课程当中的考试就能够加以完整衡量的。不经意之间,甚至这个“智”还会狭窄到只是知识的掌握程度,和一部分能够统一考试来衡量的能力,这其实是非常窄的智力。而团队能力、沟通表达能力、创新能力等就不太容易通过考试的方式衡量,或者说很难以某种“商”这种方式把它定量地表达出来。

久而久之,这些能力不管是在教育者或者学习者两端都面临弱化和忽视的情形,影响最大的部分我认为是“德”,在明明德中间的“德“,因为这一部分的衡量,在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当中,都是一个不小的难题。怎么办?

有两种应对唯商怪圈的方式,一种策略叫做把难以衡量的方面想尽办法地变得能衡量,比如找到这方面的商数,然后按图索骥,这样好像就能够影响教育者和学习者的行为。有人在这个基础上提出来说,我们能不能发明一种东西叫  “德商”?我的看法是,这其实是不可取的一个思路,或者甚至可以说是一条死路,任何衡量,其实都是对人的复杂性,对教育的全面性的一种简化,教育培养的是全人,而不是一个指标的集合,教育希望看到的是千姿百态,多种多样的人,而不是被尺子量度被机器加工的零部件。“商来商去,最后教育受伤”,如果一旦想找到某一种“德商”,就会陷入到对德的知识的衡量。你会发现我们跟德有关的课程,最后衡量不是在德这方面的表现,甚至不是形成长期影响的品行和价值观,而是对德的知识掌握程度,这其    实已经不是在明明德这个“德”本来的意思。

该怎么跳出怪圈呢?那就是从难衡量就不发展,变成难衡量仍然要发展,而这个就需要来自教育者和学习者的共同觉悟,我们并不看短期显性的衡量,但是如果这是对于我们成为完整的人有益处有帮助的,我们就要花时间投入努力,然后去发展它。任何的一个教育机构,我们的校长们要想面对今天“算法至上”的社会,都要树立跳出唯商怪圈这样的方向。

最后,预祝今天的新时代校长领导力高峰论坛取得圆满的成功,谢谢大家。

电话:0817—3541828 邮箱:601543864@QQ.com

蜀ICP备2021009423号-1 版权所有 2020-2030 四川东方教育(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明腾网络